数字藏品炒作雷暴前夕:老板员工互撕、价格跳水、存管自救

“一年之内都会被打掉”

NFT的风从大洋彼岸吹来,变味了。

效仿国外NFT市场的数字藏品炒作风潮,已经慢慢入侵大学校园、Z世代心间。金融属性强烈、黑产弥漫期间、百倍炒作频现,一场借数字藏品伪装,出卖灵魂的炒作收割游戏,仍在继续。

“一年之内,所有的数字藏品炒作平台,都会被打掉!”

身为一家支付公司高管,王宇(化名)看过千奇百怪的交易场景,唯独难以理解数字藏品交易的价值。他得到同行为了利益,争相为数字藏品炒作平台接入支付系统,感到非常失望。

在更多的业内人士看来,数字藏品的价值不大,功能仅仅是观赏。用户购买过程并不涉及链上转移,只是中心化账本记录转移操作,用户并不掌握链上私钥,这也就等于用户对该数字资产没有所有权。

中国互联网金融协会申诉委员肖飒律师曾表示,数字藏品买家享有的权益与发行于海外公链上的NFT相比,具有显著的不同。

“一般情况下,完整的NFT持有者所享有的应当是一种排他性的,类似物权的,具有占有、使用、处分、收益等权能的权利,但数字藏品持有者享有的却与此不同。我国数字藏品买家目前主要享有三类权益:分别为作品信息知情权、观赏权和转赠权。”

权益存疑不关紧要,沾上NFT概念,便为炒作打开空间。在头部数字藏品平台HOTDOG上,可见六十块抽签购买一个数字藏品,转手就能卖一两万。

数字藏品炒作雷暴前夕:老板员工互撕、价格跳水、存管自救

HOTDOG上发售价59.9元的杨戬被炒至22888元

“与实体的惨淡遭遇迥异,由数字藏品炒作产生虚拟经济泡沫滋生,这难免不让人感觉到魔幻。”王宇认为,数字藏品炒作更是存在收割嫌疑,犹如当年的P2P一样,暴雷后将会一地鸡毛。

事实上,在数字藏品炒作雷暴到来前夕,风险已开始外溢。不止是炒作价格高企,而且涉及入侵校园、资金交易风险。

5月初,江西省萍乡学院保卫处发布公告称,学校在工作中发现个别学院少数学生下载了如ZTag、 HOTDOG等数字资产平台的APP。经公安机关鉴定,此类平台疑似网络诈骗平台,请各二级学院引起高度重视,提醒醒学生不下载、不轻信、不投资。

数字藏品炒作风波仍在蔓延。一个比较流行的段子是,70后炒房、80后炒股、90后炒币、00后炒数字藏品。盲盒都没数字藏品香了,00后、学生群体携资入场。

另一方面,数字藏品市场存在门槛低、准入规则不健全等问题,参与机构鱼龙混杂,部分藏品价格被炒至过高,价格崩塌或在一瞬之间。

而与资产缩水相随的,是平台暗藏的资金池风险,以及老板卷款跑路的隐患。

员工祝平台早日倒闭

从数字藏品平台的员工与老板互撕之中,可以窥见数字藏品市场的荒蛮物语、众生相。

5月16日,数字藏品平台象寻的员工在官方微信公众号发文《祝象寻早日倒闭!》,率先揭开数字藏品市场乱象。文章称该项目领导要求技术团队在20天内开发出一个成熟的数藏平台,因技术团队难以实现,遂遭领导言语辱骂,并被集体解雇。

5月17日凌晨,象寻更新推文《象寻,关于微信公众号文章的声明》,称《祝象寻早日倒闭》的文章内容与事实严重不符,严重抹黑公司形象。

紧随象寻,“TT数藏”公号也发布公告称,因老板未能抵制诱惑,挪用平台启动资金投资iBOX数字藏品导致巨额亏损,平台已无法运营,技术团队也同样被遣散。

数字藏品炒作雷暴前夕:老板员工互撕、价格跳水、存管自救

数字藏品平台的员工从幕后走向台前,夺取官方渠道为维权发声。如果数字藏品平台连自身员工的权益都难以保障,谈何保护消费者权益。

问题不仅仅出现在中小数字藏品平台,头部数字藏品平台也被指暗藏风险。

据了解,TT数藏公告中提及的iBOX,是当下知名的数字藏品平台之一,因屡屡拍出上万元甚至上十万元天价藏品而备受关注。近日,iBOX平台内的数字藏品遭遇大量抛售,致使包含TT数藏老板在内的部分投资人损失惨重。

数字藏品炒作雷暴前夕:老板员工互撕、价格跳水、存管自救

当数字藏品玩家的持仓大幅缩水后,炒作风险暴露无遗。当部分消费者想离场时,却发现平台提现受限,背后资金安全问题也浮出水面。

自5月起,HOTDOG、iBOX等数藏平台频频开展停服更新,引发用户对其跑路担忧。与此同时,数字藏品平台官宣引入第三方支付公司充当资金存管渠道。

当前,针对数字藏品市场的监管细则还未出台,不少第三方支付公司为支持二级市场交易的数字藏品平台提供支付结算系统。

例如唯一艺术、HOTDOG、iBOX等数字藏品平台,纷纷在平台内开通了二级市场交易功能。在数字藏品这一领域,其实际上承担了交易所的身份,并收取二次交易手续费。

即使头部数字藏品平台已经完成支付系统升级,资金通过第三方支付公司支付和存管,可以避免平台在无支付牌照情况下的二清。

但依托支付公司存管本身就存在资金安全的风险,平台在发起资金清分指令时,商家的资金风险难以平衡。

在部分首发市场和二级市场交易中,数字藏品平台自身笼络了大量的资金,加之T+1至T+N的提款限制,中心化运营的方式使其存在极大的资金池风险和跑路风险。

资金安全迷雾难以被穿透,数字藏品平台运营乱象丛生。

P2P噩梦重现?

多位第三方支付从业者向「产业科技」表示,不看好数字藏品炒作前景,犹如当初的P2P一样。

从业务发展轨迹看,数字藏品炒作热潮与曾经的P2P借贷有些许相似之处。

二者都是舶来品,P2P效仿网贷鼻祖LendingClub,数字藏品效仿NFT。其模式风险均难控制,P2P交易以高息招揽用户,存在虚假投资标的、资金池泛滥等问题。

数字藏品炒作雷暴前夕:老板员工互撕、价格跳水、存管自救

在P2P发展后期,P2P平台纷纷寻求支付公司和银行资金存管,为平台背书。如今,数字藏品平台也纷纷寻求资金存管,并高调发布公告宣扬自身的合规。

P2P的结果众所周知,最终风险爆发,暴雷潮来袭,监管全面整顿其乱象。开设二级市场交易的数字藏品平台,现在同样伴有锁单、黑产、价格炒作,用户所买的数字藏品无所有权,投资资金也在平台掌控之内。

“做支付的都清楚,现存数字藏品交易平台的资金风险很大,只有胆子大的支付公司才敢冒险做。”业内人士坦言。

王宇认为,支付公司存管的实际意义并不大,况且支付公司是不能做存管的账户的,背后的银行才是。

提现问题频现。根据投诉信息,数字藏品平台提现不到账相关事件并不是个例,被投诉平台包含诺坊体、iBOX和Onemate等。

有用户反映,HOTDOG同样存在交易提现问题。根据投诉信息,除了提现延迟到账外,HOTDOG还涉及封号致使平台内充值的资金无法取出和拍得藏品不到账、延误退款等问题。

数字藏品炒作雷暴前夕:老板员工互撕、价格跳水、存管自救

当前开通二级市场的数字藏品平台在提现方面,存在诸多限制。以唯一艺术平台为例,用户每日仅可提现1次,单日提现限额10万元,若提现金额低于100元,15天内限制提现两次。

一旦提现受限,就可能致使交易资金在平台内沉淀,而由谁来保证和监管这笔资金的安全,尤为重要。

数字藏品的资金风险涉及平台二清风险。平台在没有支付牌照的前提下,跳过资金监管账户,以大商户的角色参与资金清算。这就会产生资金池风险,具体体现就是支付提现延迟到账、卷款跑路、资金挪用问题。

另一方面,由第三方支付公司存管资金,也可能诱发资金风险。

目前,iBOX在支付方式上,除银行卡外,其还选择第三方支付平台易宝支付。为消除用户担忧,易宝支付还专门发布公告说明交易资金安全。

数字藏品炒作雷暴前夕:老板员工互撕、价格跳水、存管自救

HOTDOG平台近期也完成为了支付渠道的更新和升级,其称,第三方支付系统升级后,HOTDOG平台本身不触碰用户支付的结算资金,所有资金通过第三方持牌机构来进行支付和存管。

HOTDOG当前合作的第三方支付系统为首信易支付和云闪付,而此前,HOTDOG的第三方支付通道包含还有易宝、杉德支付和微信支付。

数字藏品炒作雷暴前夕:老板员工互撕、价格跳水、存管自救

有用户表示,HOTDOG的支付方式变来变去,有的今天能用,明天就不能用了,这给人一种很不正规的感觉。“连支付都不稳定,资金可能不安全,说没就没了。”

存管or噱头?

据统计,首信易支付和易宝支付,是多家头部数字藏品平台接入的第三方支付通道。上述支付公司,也成为数字藏品平台口中的资金存管方。

对于开设二级交易市场的数字藏品平台,本身存在不符合监管要求的乱象,另外平台内价格炒作狂热,消费者资产存在隐患。面对数字藏品平台的场景风险,第三方支付公司作为持牌机构,当审慎合作。

公开资料显示,2019年9月,首信易支付主体公司易智付科技(北京)有限公司因存在多项违规行为被合计罚没1599.51万。其中包含未落实交易数据完整、真实、可追溯的规定,未按规定审核留存商户资料,未按规定存放和使用客户备付金,未按规定履行客户身份识别义务。

数字藏品平台尽管接入第三方支付系统,为平台开设资金监管账户,避免二清,但在大多时候,平台具有发起清分和代替商家发起提现请求的权限,支付公司根据请求结算。

这等于说,平台对数字藏品交易的资金清分具有一定程度的掌控权。

“(数字藏品)平台所说的资金存管,就是说说而已。平台在支付公司的账户,号称监管账户,但没有什么实质监管意义,难以监管实际资金用途。”某头部第三方支付公司的高管表示,真正的资金监管要符合人行要求,监管动作可能很快就到来。

也有支付从业者认为,“通常,支付公司自己就把资金放在备付金账户里,然后根据指令再付出去,这个指令一定是平台发出去的。如果平台不作恶,固然资金也没有风险,但是一旦平台作恶,支付公司根本无法辨别资金下发指令的真实性。”

值得注意的是,数字藏品交易场景风险较高,目前尚未有数字藏品平台依托银行存管。知情人士透露,银行也不会冒险参与这类业务,即便支付公司参与,微信、支付宝和云闪付等支付公司也会尽量选择不涉及二级交易业务的数字藏品平台。

数字藏品炒作潮起,也让第三方支付公司遇到了新的风口。业内人士表示,“App线上支付通道的费率一般是0.7%-1.2%,数字藏品的收单费率能达1%左右,对支付公司来讲,这是一块非常诱人的肥肉。”除了通道费率,支付公司还可以收取可观的接口费、用户管理费等。

或是担心风险,支付公司一般会在用户协议上把权责标记得十分清晰。例如,易宝支付在钱包协议的免责声明中明确指出,1、因系统停机维护或升级、用户操作不当、用户设备软硬件和通信线路/供电线出现故障,导致无法进行正常提供服务,易宝不承担责任。2、因不可抗力,导致本系统暂停、中断、终止服务、交易错误、资料丢失等损失我们不承担责任。

数字藏品炒作雷暴前夕:老板员工互撕、价格跳水、存管自救

有相关媒体就用户提现、合规风险等细节向易宝支付和首信易支付方面进行了询问,但是未能得到正面回复。

从监管态度看,当前不允许设立交易所开放NFT交易,这也意味着任何变相NFT自由交易均不合规。虽然国内玩家借助数字藏品、NFR等概念,弱化NFT属性,但开设二级市场为其炒作提供便利,在本质上同样滋生泡沫和风险。

另外,数字藏品市场借收藏、观赏和区块链的名义掀起炒作潮,各类平台混淆其中,极易对消费者权益造成损害。在更加明确的监管到来之前,各种擦边球的行为也引发了黑产泛滥以及不合规支付等诸多风险。

真假存管难辨,但炒作风险如实。(产业科技)

欧易okex交易平台,欧易okex交易所官网,欧易okex官方下载APP

版权声明:
作者:admin
链接:http://www.itehad07.com/amd/2705.html
来源:
文章版权归作者所有,未经允许请勿转载。

THE END
分享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