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35岁程序员,卷入币圈死亡螺旋,千万资产3天归零

账户里最多时近一千万元的资产,在短短3天之内几乎归零。

今年35岁的程序员郭瑞度过了自己人生中最灰暗的一周。他向公司请了一周假,每天无法入睡,只有在妻子的逼迫下才能吃上一点食物。他时刻盯着手机里的消息,妄图在纷繁的消息中看到一丝他所购入的Luna代币可能涨起来的消息,但是数据却一次次跌破他的预期——50美元、20美元、1美元、0.00000112美元……

这个在加密货币市场市值排名最高一度达到第四的明星数字货币,曾经在2021年以上百倍的涨幅成就了无数人的财富梦想,又在短短的几天之内,让无数账户上的数字蒸发。当然,巨大的危机之中也孕育着希望,也有人在这次暴跌中,通过加杠杆做空、在各个交易所和链上搬砖、又或是成功抄底而挣得巨款。

伴随着Luna一起暴跌的还有与其相伴相生的算法稳定币UST。正是Luna和UST相互嵌套的模式来保证二者的供需平衡,从而使没有任何资产作为抵押的UST稳定在1美元的价格。5月8日,大量UST被有预谋地抛售,平衡被打破,UST与美元脱钩,许多人用UST兑换Luna又使得Luna暴跌。在恐慌情绪的作用下,人们纷纷抛售手上的Luna和UST,死亡螺旋产生。锚定1美元的稳定币UST价格最低时曾达到了0.03美元,Luna的最低价格则到了0.00000112美元。

5月25日晚间,Luna和UST背后的Terra区块链生态系统在推特宣布,开发者已经投票支持新建一个区块链,并发行新的Luna币。新币将于5月27日分配给原有Luna币和UST的持有者。5月28日,Luna 2.0正式上线,但人们对其信心再难重建。

“完美”的项目

这是一个创新,币圈内的人几乎都不会去反驳这一观点。UST和Luna都是Terra公链上发行的一种代币,但Terra又不仅仅是一条公链,围绕着这条公链,衍生出了许多产品,Terra是一个区块链,一个银行,一个支付处理机构等。这个由30岁的韩国人Do Kwon作为联合创始人创办的区块链项目,曾被一些圈内人士评价为“将改变主流金融业”。

我,35岁程序员,卷入币圈死亡螺旋,千万资产3天归零Terra创始人Do Kwon

精通计算机算法,曾经为某区块链项目做过系统搭建和维护的郭瑞,便折服于Terra生态的各个项目。他最早接触到Terra是在2020年底。彼时Terra生态中一个名叫mirror的做美股合成资产的项目上线。

“无论是经济模型的设计、项目的各种激励方式还是社区治理,这个项目都十分完美。”虽然经历了资产归零,聊起Terra的项目,郭瑞的言语中仍然流露着由衷的佩服。

Terra的生态里,每个项目环环相扣——mirror中铸造美股合成资产需要用到它发行的稳定币UST,mirror发展得越好,要用到的UST就越多。算法稳定币UST正是Terra生态里的基石,Terra生态欣欣向荣,有许多优秀的开发者在Terra公链上搭建自己的区块链项目。郭瑞就是Terra生态的拥趸之一。

UST和Luna是一个共生的关系。在创始人Do Kwon设计的规则之下,UST始终可以兑换价值1美元的Luna,而UST和Luna保持着双向销毁和铸造的关系。郭瑞敏锐地觉察到,因为Terra生态稳中向好地发展,人们对于UST的需求增加,Luna的价格也会越来越高。

在项目mirror上,郭瑞挣了三倍的钱。他把这笔钱取出,全部投入到Luna投资上。彼时是2021年2月,Luna的价格大约是2美元一个。出于对于Terra的信任,郭瑞会一直加仓20美元之下的Luna。

郭瑞的判断似乎没错——Luna的价格在今年最高时达到了119美元,市值高达410亿美金。按照5月27日的数据显示,我国著名互联网公司百度的市值也只为470亿美金。

而另一个吸引了无数投资者的项目,便是Terra项目方推出的一个名为Anchor的项目,这个项目相当于一个提供UST存贷款业务的银行。它会为存款者提供高达20%的年化利率,吸引了众多投资者购入UST存入Anchor项目,吃高额的利息。今年25岁的赏金猎人便是其中之一。2021年底,加密货币市场转熊,他存入了8万美元的UST,为的是赚取高额利润。在他看来,把钱存入Anchor是在熊市还能挣钱的不多的方式之一。

我,35岁程序员,卷入币圈死亡螺旋,千万资产3天归零anchor的收益变化

实际上,最初他就察觉出了这个项目“旁氏资金盘”的味道。他曾在存入UST时告诉自己,后面如果出现任何风吹草动,一定立马把钱撤出。

看似稳定的高利润之下,是经不起推敲的高风险。大量的UST在Anchor项目中做理财,并没有在市场上流动,而因为熊市的到来,Anchor项目借贷业务的收益并不佳,所以其没办法通过自身的造血来实现承诺的20%的利率回报。为了维持Anchor的运转,Terra项目的基金会只能拿备用金来填补利息的空缺。可庞大的利息缺口是一个填不满的大窟窿,有消息称,到今年六月,备用金就会被消耗殆尽。

而此次崩盘,正是从Anchor项目蔓延开来。熊市来临,人们觉察到Anchor没办法再支撑起高利率——首先是大的机构大规模地抛售了UST,引起了散户们恐慌,人们开始纷纷把UST兑换成Luna,又使得市场上Luna激增,Luna的价格暴跌。

致命的“缺陷”

5月7日,赏金猎人就收到了预警,此时UST的价格是0.997美金,看链上的信息,已经有很多人在抛售UST了。但是他并没有如当时计划的一样,立刻把自己的UST从Anchor项目撤出。同样是5月7日清晨6点多,郭瑞也接到了朋友的电话,电话那头朋友告诉郭瑞,UST脱锚了。郭瑞看了一眼,发现只脱锚了千分之五。在他的印象中,UST与美元脱钩的事情在他的记忆中曾发生过四次,但最后都平稳度过。

最严重的一次是2021年5月19日币圈的大暴跌。比特币在这一天内跌去了34%,更多的山寨币更跌得惨不忍睹,UST的价格在当天最低跌落到0.96美元。彼时,郭瑞有过恐慌,但因为对于Terra生态的相信,他甚至在恐慌情绪蔓延之时去抄底了一些UST,然后用这些“打折”的UST去购买加仓Luna。这次危机很快度过,UST也恢复了锚定美元。

我,35岁程序员,卷入币圈死亡螺旋,千万资产3天归零事后,赏金猎人复盘过自己为什么没有在察觉到危险时行动,“我就是把UST看作了稳定币,觉得它是和美元一样的,而没有把它看做风险资产。”

但实际上,UST和区块链内的其它稳定币不一样,它的背后没有任何资产锚定来维持它的价格稳定在1美元。而是通过UST与波动极大的Luna的挂钩,用一套机制来实现UST和Luna的平衡,从而实现UST价格的稳定。在这套机制的设计之下,1UST始终可以兑换价值1美元的Luna,也就是说,如果1UST价格不足1美元时,1UST能换取更多的Luna;而1UST的价格高于1美元时,同样价格的Luna就能换取更多的UST。借助于这样的机制,有无数人在1UST不等于1美元时去换取Luna,实现套利。而又因为UST和Luna是双向铸造双向销毁的关系,用1UST去兑换1美元Luna时,去兑换的1UST就会消失,反之亦然。也正是通过人们的套利行为,维持着Luna和UST数量的平衡,让UST的价格能维持在1美元。

但这个机制有个致命的“缺陷”——不可避免地会陷入死亡螺旋。让郭瑞印象深刻的2021年的“519”脱钩事件 ,Luna就因UST的下跌受到了打击,价格跌至 4.10 美元,比一周前的交易价格下降了75%。

死亡螺旋一直都存在,只是市场的信心在前几次脱钩事件中并没有完全被击垮。

赏金猎人觉得,算法稳定币本身就是一个左脚踩右脚的游戏,吹了一个大泡泡,这个泡泡一碰就破。当投资者对Luna失去信心时,对UST的需求也回落。这导致UST的价格跌破1美元,促使持有人将他们的UST换成Luna。此时,套利机制发生作用,UST持有者在对Luna的需求枯竭时有效地铸造了更多Luna,这导致Luna的价格进一步下跌。对于UST来说,它的价格能够维持稳定,正是因为Terra的各个生态中,对于UST有着稳定且巨大的需求。换句话说,和其它波动巨大的加密货币一样,是市场的流动性撑起了UST的价格。

经济环境下行,熊市到来,投资市场的资金量变少,流动性下降,而如果有一点风吹草动,人们恐慌性抛售Luna或者UST,那势必会陷入无可挽救的死亡螺旋。赏金猎人觉得,暴跌的速度如此迅速,也是因为区块链的公开透明。链上所有流动都是透明的,当有风险发生时,所有人都能看见,便会加速挤兑。

5月8日,Terra因新计划从资金池里抽出了1.5亿个UST,导致UST流动性短暂下降。就在这个时机,大机构们开始了大规模的UST抛售计划,当天就有20亿美元的UST从Anchor流出。如此一来,市场上突然出现了大量UST,供需平衡被打破,造成UST的价格开始与美元脱锚。

直到UST脱锚到0.8,郭瑞才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当时Terra项目方在推特上发文,说基金会已经在准备recovery plan(恢复计划)。推特上显示,项目方正在谈一笔十几亿美元的融资,准备用这个钱来恢复UST锚定。但后来,这笔融资并未谈妥。而此前项目方动用的7.5亿美元来帮助UST实现稳定也并没达到效果。

5月11日,Do Kwon发布公告表示无法救市,只能依赖套利机制帮助UST恢复价格。郭瑞这才意识到,这个项目完了。彼时,他的精神状态已经十分恍惚。在整个下跌过程中,郭瑞其实有机会逃跑,但他始终相信Terra可以渡过这一关。作为Terra生态的拥趸,他甚至还参与到了一场拯救Terra生态的运动。

网上有一拨叫做Lunatics的人,他们算是Luna的死忠粉,会用自己手中的UST买下大量的被清算的BLuna(Luna的抵押衍生品),拿在手中并不卖出,从而减缓Luna的抛压,妄图阻止死亡螺旋的发生。郭瑞的手上还有3万UST,他全部拿出来参与了这项运动。

但这样的操作是杯水车薪,没有激起半点水花。5月13日,众多交易所下架Luna并暂停交易,Terra公链停机。

火中取栗者

Luna暴跌的那几天,郭瑞几近崩溃的同时也怀抱幻想。他会去过度解读很多消息,总觉得会有一个外部力量,或潜在的方案来解决这次危机。

看着账户里的资产一点点缩水,为了挽回自己的损失,他拿出了本来已经出逃的十几万元去做了波段,但Luna的下跌速度太快了,好不容易逃出来的十几万元也全部亏了进去。

赏金猎人也在情绪的主导之下做了波段,甚至加杠杆做了合约。第一天做波段挣了2.5万美金,第二天做合约又爆掉了1.6万美金。当看清楚了死亡螺旋的本质后,他选择了做空,加了五倍的杠杆。但是此时的Luna波动性很高,一个20%的波动,就让他爆仓了。

他回忆,进入币圈这几年,每次心态的炸裂和亏钱,都是因为加杠杆做了合约,而每次又会在情绪上头的时候想去做合约,从而陷入死循环。5月10日,他又花了1万元去抄底Luna,5月11日割肉卖掉,亏损80%。

我,35岁程序员,卷入币圈死亡螺旋,千万资产3天归零当Luna的暴跌已经成为大趋势,投机客们纷纷涌入,进行短线操作,想要在这大趋势下分得一杯羹。

路明也是加杠杆做合约大军中的一员。他在一家区块链媒体工作,对圈内的消息很灵通。5月11日,看到Luna暴跌,他以20美元每个Luna的价格买下了2万美金的Luna。决定做空,是看到创始团队给出的提案是通过增发Luna来保住UST后,他判断在大量增发之下,Luna的价格肯定会一路下跌,便一直挂着空单。Luna跌到0.2美元时,他判断应该会迎来一波价格的反弹,便又开了多单,但Luna并没有如他所预期的反弹,反而继续暴跌。路明爆仓了。

再次回忆起自己加杠杆操作时,路明说自己当时的情绪十分恐慌,在整个操作过程中,他会时常关注各种消息,幻想着有一个外部力量力挽狂澜,救下Luna。可是这个力量始终没有出现,最低时,Luna跌到了0.00000112美元,几乎归零。

“这可能是今年币圈最大的赚钱机会。”赏金猎人说,财富是守恒的,当有人亏钱,就有人赚钱。加杠杆做合约本就是赚的对手盘的钱,此时此刻做空的人亏钱了,相应的做多的人就会赚钱。“二八定律”在币圈仍然适用,亏钱的是“八”,挣钱的是“二”。

今年27岁的大空翼是在这次暴跌中挣到钱的人。大空翼在广州的十三行档口做着批发女装的生意,5月10日,他看朋友圈,得知了UST脱锚的消息。

他迅速去链上看了一下Luna的发行情况,看到Luna一直在增发,他认定Luna一定会暴跌。他拿钱去做空,挂了两倍的空单,一直采取的是滚仓模式,最后赚了4万美金。

大空翼进行合约操作最主要的参考标准就是链上的信息,并不太关注消息面。

5月12日,他又发现币安和欧意两个交易所的Luna价格存在溢价,大约有十倍利润,便果断冲入币安购买Luna后提币到欧意交易所,希望挣这十倍的差价。可是链上的充值已经到位了,交易所的账户里却迟迟不显示充值到账。他在找朋友帮忙后苦苦等到了三个小时,才充值到交易所账户,但此时溢价已经消失。

我,35岁程序员,卷入币圈死亡螺旋,千万资产3天归零左:大空翼做空赚的钱 右:大空翼交易

5月13日,两个交易所的溢价仍然存在,最高时达到了千倍。当天,币安的价格最低为0.0000012美金,而欧意的价格为0.0079美金,因为有着前一天被交易所卡住的经历,大空翼没再参与搬砖。但正因为这巨大的差价,大空翼有不少朋友在这一天挣了钱,他认识的一个朋友通过搬砖挣了200万。而在社群里还流传着一人用2000美金挣得2500万人民币的交易截图。

5月14日,Do Kwon发推特表示自己没有出售任何Luna,团队正在梳理储备与使用情况,准备新提案帮助Luna重建。Luna从底部暴涨1000多倍。大空翼也在市场情绪高涨时,成功抄底,赚了三倍现货。

做空的,抄底的,在各个交易所搬砖赚差价的,造富的神话又一次在币圈流传开来。“我错失了六百倍。”大空翼后悔自己5月13日因偷懒没有参与搬砖挣差价。

信心能重建吗?

5月24日,由Terra builder Alliance发布的关于“建议将现有网络重命名为Terra Classic 并重建没有算法稳定币的新链Terra”的提案通过。这预示着Luna将分配出一条新链,而旧的Luna将被项目方抛弃。

原先持有Luna的用户,将被空投新的代币Luna。在郭瑞看来,Terra2.0的快速重启是必然的,因为需要照顾老股东利益,以及通过债转股偿还负债。在他看来,从Do Kwon用完储备金,决定使用流动性解决负债,就注定是这个结果。

5月28日,新的Luna上线。在一个老Luna持有者的五百人社群中,人们开始讨论着等分到了新Luna的空投,将迅速卖出新的Luna。人们对于Terra生态的信心已经丧失了。

据 SBS News 报道,韩国金融证券犯罪联合调查组正式对Terra启动调查,调查对象包括Terra联合创始人Do Kwon等Terra团队核心成员。而据韩联社的相关报道,韩国检方正在研究是否以“庞氏骗局”相关控罪起诉Do Kwon。韩国已有Luna投资者联合入禀法院指控Do Kwon涉嫌诈欺与非法筹集资金,要求法院扣押其资产。

我,35岁程序员,卷入币圈死亡螺旋,千万资产3天归零Terra联合创始人Do Kwon

郭瑞对这次投资失败进行了一次复盘。他觉得自己低估了系统性风险,缺失了一些交易员所具备的对于消息和市场情绪的敏锐察觉。也因为太信任Terra生态,所以没能及时逃跑。

资产归零之后,郭瑞对于Terra项目背后的基金会LFG和创始人Do Kwon的表现失望了,但他并不认为创始团队有意造成这次崩盘,“创始人和团队并没有卷款跑路,也在积极救市,只是项目失败了。”崩盘之前,Terra生态的一切都欣欣向荣,原本在五月,Terra的支付项目也将上线。

FTX交易所CEO评价,如果项目方有充足的预案,Terra也许能渡过这一劫。但赏金猎人认为,或许算法稳定币本身就是一个伪命题,之前有许多算法稳定币的项目都失败了,而在传统金融领域,死亡螺旋的问题都还没有找到好的解决方案。

这次失败让郭瑞更深刻地理解了“旁氏骗局”的含义。他认为区块链项目大多使用了庞氏设计,庞氏只能短暂用作增长工具,最终需要找到一个非庞氏的稳定盈利模式。而Terra没能找到。

在Luna下跌的过程中,区块链媒体从业者龚晓雨身边有不少的朋友花了少量的资金购买了Luna,“花几百美金图个乐呵”。曾经在加密货币市场达到前十的明星币崩盘,在一些圈内人看来是一件值得被铭记的大事件。

也正是因为暴跌,Luna出圈了,从底部上涨到最高点近千倍,无数抄底成功的人又挣得了一大笔,微博上有许多币圈外投资者开始询问Luna如何购买。币圈小白李诗札在朋友影响下,花80美元以0.00037美元一个的价格在高点总共购买了20多万个Luna。买下之后,她也开始幻想,“要是这币涨回120美金一个,这得是多少钱啊?”

当最新的提案通过社区公投之后,曾经的Luna将更名为Lunc,交给社区管理。看到这个消息时,李诗札突然意识到,旧Luna再无上涨的可能了,“怎么可能再涨呢?就算是庄家想要控盘割韭菜,也不会选这种上方套了这么多人的币种了,盘拉起来一点就会有人抛,价格拉都拉不上来啊。”此时,李诗札所购买的Luna的价格已经拦腰斩断。

当理性回归,造富的泡泡被瞬间戳破了。

(除了Do Kwon外,文中人物均为化名)

版权声明:
作者:admin
链接:http://www.itehad07.com/mbs/2868.html
来源:
文章版权归作者所有,未经允许请勿转载。

THE END
分享
二维码